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王鹤鸣著中国家谱体例概说(十七)  

2017-01-19 05:09:43|  分类: 修谱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鹤鸣著中国家谱体例概说(十七)

(来源: 上海图书馆馆长  作者:王鹤鸣)

 

十七、契约

契约,在家谱中又称文契、合同、法案、案卷等,主要是与族产有关的文据。

在家族中,土地是主要家产,因此土地买卖之类的文据在家谱中占有很大分量。如《(安徽新安)王氏合修宗谱》(道光二十九年)刊有“卖田文契”: 立杜卖契人王伯革公派下孙天保,今因母亡,葬费无出,自愿将原买离与河土名童儿山蛇形坟山一业,该身一半所有在山,柴薪松株杂树一并在内,其山四至: 东至当湾直上,西至当湾直下,南至田,北至大石塔横路。四至之内,计丈山二厘。凭中立契,尽行卖与廷良公子孙名下管业。当日得受时值价九九大钱一千一百文正。在手足讫,钱契两明,未卖之先并无重复交易。家、外人言,有此身当,不涉 众事。其粮随契扒纳,不另立推收。成后二各无悔,悔者该罚,照契价一公用,仍 依此契为准。恐后无凭,立此卖契,永远存照。道光十三年六月二十八日。立杜卖契人王天保。

族人居住的宅第,在家族中也是重要家产,家谱刊载有关宅第地产的文据亦相当多。住宅地的环境关系到一个家族的瓜绵椒衍,子孙繁昌,因此各家谱在刊载住宅图的 同时,往往刊载有关住宅地的文书契约,以避免经济纠葛。如《(湖南沅江)芷水安定 胡氏续修支谱》住宅图后的屋基文契,记载了道光十八年(1838年)兄弟之间的土地买 卖资料:胡氏宗述、宗兄弟,因“弃业就业”,将余家园麻土三厢竹山土地,“召到胞 兄宗仕名下承买为业”,“时值土价钱拾玖串捌百文正”,“自卖之后任从钱主开挖蓄禁, 阴阳两便,百为无阻,断不外生枝节”,“今欲有凭,主此文契一纸,待与钱主子孙,永远收执管业为据”。

古人称活人居住的宅第为阳宅,埋葬祖先的坟墓为阴宅。阴宅同阳宅一样,都是家族的重要财产,有关坟地的契约在家谱中也占有一定比重。如《(江西)婺源韩溪程氏梅山支谱》(宣统元年)刊有“金线坞保祖案卷”: 按世忠祠规约,载三十六都崧沥保映字号金线坞等处生熟山场,多半系本中祖 清业,安葬三十四世显妣胡十五夫人、三十五世显妣叶二十三夫人及乡贤儒祖允夫生尊茔,各房支祖仍多葬。惟自宋迄今,历年既久,兼以道途 远,未能划清山 界。现据国朝丈量清册及各房众存户册,仍有山十余亩为程姓清业,今年初,被方、 李、吴细小等盗砍荫木,族内设词理论,旋经中约调停,着罚戏酒呼龙安奠,勒碑加禁。谨将各缘由,包括“初次乡词”、“勒石加禁碑文”、“二次乡词”等内容均刊 载在家谱中。 江西婺源双桥王氏宗族在光绪十九年续修《(江西婺源)双桥王氏宗谱》时刊有“始 祖山茔税业各合同总录”,其历代“紧要合同”有:“成化六年与墓邻张思达共立合同”、 “万历九年与孙姓立二十五都维字号共业合同”、“万历十年与孙氏面立寒字号合同”等。 并以专文介绍“明万历十年始祖坟山与孙姓结讼本末”,长达千余字。“紧要合同”刊登在续谱,其目的是:“以表前日当事者辛勤劳顿之苦,以见今日葺谱者惩戒防后之忧,则 祖墓妥而魂魄安,子孙可长守而勿失。”

家谱中刊载的契约,大部分是异姓之间为解决土地、宅地、坟地之间的经济纠纷而立的文据,但也有同一家族中间经协商解决经济纠纷而立的文据。《(江西婺源)清华胡仁德堂续修世谱》(民国6 年)刊载万历十年“麻榨背山交单”就是一例。该谱称,胡汝寿等祖先从政公等合葬本都慕字号、土名庄前山,同族胡荣觐等祖先晦公已买邻号麻榨 背山五分地,晦子玺公天庆公于嘉靖六年将麻榨背山地上截入众长木庇祖,下截山脚荒 地收费内外等冢,与胡汝寿祖先墓地产生纠葛,为此双方互告对方至衙门,“县约里公正劝谕,两系一本为祖,兴讼伤和,众议处息”。经协商,双方互让,并立单据二张,各 执一张“麻榨背山交单”为凭。“麻榨背山交单”就是同一家族成员之间通过协商解决 矛盾的产物。

有的家谱不仅刊载文字的契约,而且将有关经济纠葛用图案形象地记载下来。如《(湖南湘潭)中湘石 氏四修族谱》“石氏湖 田山案卷图”,记载了湖田山公业塘坝注荫 田山丘界,原由石氏 祠管百余年,且新老 契载明晰,光绪年间, 宋姓将契据涂改,并 在宋石两姓山交界处 开了小圳一条,使塘 水改流,造成石姓山田八十余亩成焦土。后石氏状告到官府,经庭讯三次,宋氏逃案,于是恢复原契图,“今存此图,以俟合族 通阅,垂示后人”。 契约文书刊载在家谱中,只能使少数有关家族成员知晓,但有些解决经济纠葛的文据涉及众多家族,因此有些家族在诉诸官府解决纠纷时,还要求勒石示禁,公布于众。 如安徽绩溪许氏太舅公艮英,明朝初年安葬绩溪北台都扬溪严坞口之东霍家园。自明朝 至清朝中期,墓域培植松柏,葱茏庇荫,但自太平天国后,“祠事式微,墓祭哀替,致启奸邪窥伺”。光绪七年(1881年),势恶张定元于墓域右面盗伐荫木,并将非许氏的棺材移到山上,结椁造圹,在许氏墓域共计盗葬达13棺。许氏家族不得不控于绩溪县主, 但县衙因受张氏贿赂而使许氏不得平续。嗣后许氏一诣皖省,三赴南京,历时八年,最后“蒙黄县主详请府宪王就案审理,依和约断结,并给示勒石永禁”:“该坟山届近诸民 人等知悉,所有许家墓坟山业内兴养荫木,不得盗砍盗葬,自示之后,倘有不法棍徒窥吉盗葬,盗砍坟荫……准该生等指名控究,定即饬差严拿到案,从重究办,决不姑宽。” 自此以后,“奸邪始莫能遁”(《(安徽)绩溪县南关 叙堂许氏宗谱》卷九)。

将契约、文据勒石示禁,公布于众,一般都是为禁止其他家族成员侵犯其家族利益而设立的,但也有家族将契约勒石公布于众,为的是要求公众监督其本族子弟,不准盗 卖顶名情事发生,这倒是不多见的。《(安徽歙县)新州叶氏家乘》(民国14 年)专列法 案目次: 康熙五十年基地侵占案; 道光三年捐置义产案; 光绪八年禁伐荫木案; 民国十一年紫城家庙案; 民国十二年设立本族旅杭保墓会案; 民国癸亥正月十五日旅杭保墓会第一次临时会议决案; 民国癸亥寒食节旅杭保墓会第一届常会议决案; 民国十三年盗卖墓地案。 其中“道光三年捐置义产案”,就是要求公众监督其家族子弟的契约。该谱称户部云南司员外郎叶道传的父亲叶欣“孝友性成,敦睦情切,平时节省日用,积资置产,并 酌立规条,为赡族之举”。可惜的是,“产未置足,赍志以殁”。叶道传继承遗志,积累 频年,以引租作为义产,“概作族中鳏孤寡独,月给口粮,并婚嫁丧葬衣棺及读书习业等一切费用,庶义产成,而先灵可慰”。为此专列义产支用规条,并由浙江巡抚批准,立 案勒石,永禁自家子弟盗卖更名顶充,俾世世子孙遵循勿替,以垂久远。 《(安徽歙县)新州叶氏家乘》“民国十二年设立本族旅杭保墓会案”,则向我们提供了进入近代以后有些家族为了维护祖坟权益,不仅立契约,而且还成立机构,创立保墓会组织,订立章程,采用了比较现代的手段。该“保墓会案”称,安徽歙县新州旅杭州 公民叶希明等认为,叶氏祖贯安徽歙县新州,迁来杭州既久,叶布枝分,卜宅是邦,几同土著,本随葬为达之志,世代相承,坟茔累累,均委托当地坟丁就近保管,但四山乡 民发生多起自由盗卖事,茔地争购之风愈演愈烈,为此,旅杭叶氏集合团体,组织机关, 创立保墓会组织,推选正副会长,并议就保墓会简章,报请浙江省警察厅厅长和杭州县知事,乞请颁示布告,遇有保墓事务,请警察厅和杭州县一体协同保卫。并要求叶氏各 支各修谱机构发现旅杭祖先墓地经核对无误的,可发给犒银十元,也“尚求一并晓谕”。 看来,叶氏旅杭保墓会组织能采取以上行动,甚至请浙江省警察厅与杭州县衙“一体协同保卫”其在杭州祖先的累累坟茔,与其徽商的经济实力是分不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