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六)  

2018-03-25 05:03:11|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二、族谱里面的学问

 

族谱中蕴藏着丰富的文化资源和信息,是研究"湖广填四川"移民运动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来源之一。但是,在如何理解并运用族谱资料来研究这一课题上,却存在着水平高下之分。这是因为族谱里面大有学问。如果不仅仅满足于从族谱上寻章摘句地援引一些文字,就应当多懂得一些有关族谱的相关知识,应当进一步弄懂这个家族是如何构造本族的历史。只有读懂了族谱,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族谱在研究中的功效。

 

我们知道,族谱并不是专门为历史学家所撰写的,它仅是该家族成员出自于阐明自己祖先来源和本家族历史这一动机而编纂的"历史"记录。也就是说,族谱在成为历史学家使用的材料之前,它本身已包含了对本族过去历史的解释与叙说。

 

族谱是关于家族历史的记录,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家史,而仅仅是对始祖以来父系亲族的记录。这种记录,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回忆和追溯,它不是对家族成员在世时生活的描写,而是在该成员去世后,才对他的生平以及相关情况进行总结式的评述。由于家族成员是在一种不断迁移、定居、出生、死亡的周期中繁衍生息的,而族谱的编修又是受一定经济条件的制约,新谱的编修往往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过程,因此,一般族谱只能是在一个时段内,有关这个家族的累层式的追溯过程的产物。为此,这就要求研究者必须从族谱文本表层所描绘的现象世界入手,进入到文本深层所内含的意义结构,并进而发现族谱背后的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

 

为了认清族谱背后的社会意义与文化意义,我们不能不首先从族谱的产生沿革说起。根据学者研究,中国之有族谱,可以追溯到夏朝。魏晋时期,世家大族修谱之风盛极一时。隋唐两代,氏族门阀观念仍然很盛。经过五代十国战乱之后,门阀世族残余不复存在,世家大族的族谱大都散佚无存。宋代以后,由本族人自己编修的私家族谱,适应了社会变化的需要,一种由士大夫书写的、体例完整规范的私家族谱开始在全国各地流行起来。随着宗族活动的变化,修谱之风南方盛于北方。但是,由于紧随其后的大规模的元朝灭宋的战争,又使这些谱牒焚之一炬,以至到了清代,史家章学诚叹息:"宋人谱牒,今不甚传。"到了明清时期,随着宗族活动在全国的盛行,民间又一次掀起了修谱的热潮。私修族谱卷帙浩繁,并且大都以宋朝所创造的模式为蓝本。

 

正因为如此,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族谱,大多为明清以后编修的。在四川地区,尽管在我们征集到的一些私家族谱中,发现有为数不少的唐宋时代文化名人撰写的序文,但这些文字大多不见于他们本人的文集之中,其真伪尚待考证。就算这些序文是唐宋名公所作,也不见得能够证明该族谱就是那个时代的出品。

 

近年来,在四川泸县牛滩镇玉峰村大坡出土了一座南宋时代的古墓,在墓中发现了一通额书"张氏族谱"4个大字的石碑。

 

根据碑文记载,该张氏家族的始祖名张悦,字吉仙,原籍资中,后由资中迁至泸县,已传五代,诗书传家。碑文还记述了嘉熙三年(1239)全家躲避蒙古兵战乱的情况。虽然这通"石质族谱"不是那个时代族谱的原型,其作用仅略当于传统的墓志而已,但据此也可看出,宋代私家编修族谱之风已经开始深入到民间。

 

与全国现存族谱主要出自明清及其以后时代略有不同,四川现存族谱则很少发现有明代的藏品。这主要是因为四川在明末清初整个社会经历了一场大的浩劫,导致旧的族谱散佚,宗族世系混乱。即使明代以来就在四川定居的土著居民,到了清初编修族谱,追忆其祖先来历时,也不得不从清初从头续起。而来自省外的移民,其开基祖的迁川活动,本来就是从清朝前期开始的。因此,就整个全川的族谱编修时代而言,绝大多数都是清朝以后,尤其是民国时期的产物。

 

那么,清初以来迁居四川的移民及其后裔们,是如何通过族谱来记录他们祖先家世的呢?换言之,他们究竟以什么方式来构建先辈们迁川的创业历史呢?根据中山大学刘志伟教授研究广东族谱的成果表明,每次修谱的资料来源,都包括了口述资料的成分,即使根据祖先神主作为主要依据,祖先之间的关系,也需要依赖口述记录。更何况第一次修纂族谱的时候,可以想象必然是以口述资料作为主要依据。各地修谱的经历虽然有差异,但对于口述资料的依赖关系,应该是共通的,没有地域差别的。在四川,我们所能见到的一些家族的族谱,大多也是这样构成的。

 

在清初"湖广填四川"中,从外省迁居四川的那部分移民中,许多人是带着原乡的族谱人川的,或者在定居四川有□年,出于编修族谱的需要,曾经派人专门寻访过原乡族谱世系,或者由原乡派人送谱至川,为四川宗亲修谱提供过原乡祖先的情况。笔者在重庆市荣昌县工商局廖正伦先生家里,见到一部来自原乡的珍贵族谱--出自广东乳源的《珠岩廖氏族谱》。该支廖氏原籍在广东兴宁县,于清雍正时迁川。这部族谱为乾隆四十八年(1783)雕版印刷,列号孝、弟、忠、信,分为4本,每本通长39厘米、宽26厘米,4本总厚155厘米,全谱重约3公斤,是笔者目前所见到的由四川移民后裔所保存下来的部头较重的一部原乡族谱。

 

另外,笔者在三台县档案馆,还见到过一部数量最为庞大的族谱--《谌氏族谱》。这部编修于民国丙子(261937)的《谌氏族谱》,共有90多册。该谌氏家族来自于湖南安化。根据内容分析,这部族谱当是从原籍流人四川,而被四川移民家族后裔保存下来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见到的内容较为完备的原乡族谱。

 

这蝼来自原乡的族谱虽然是文字的成品,但是它在变成文字前,即在编修成谱时,也是依赖口头史料整理成文字的。因此,通过各种方式进入四川的原乡族谱,只不过是反映四川开基祖之前的家族历史的口述资料集成罢了。

 

口述资料在编修族谱中的价值和作用是重要的,经当事人回忆出来的人和事,尽管带有个人的见解,但却具有亲历亲见亲闻的特点,只要与当时的其他资料加以比照、印证和考订,仍不失为重要的史料来源。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口述回忆中保存了大量鲜活生动的社会生活史资料,是研究移民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依据。

 

当然,口述资料也是有明显局限的。这主要表现在:一、依赖口头流传记忆的系谱,一般只能讲述几代先祖的谱系关系,更早的祖先谱系关系,往往是不清楚的。二、口述记忆一旦成为文字的记录,后来的编撰者就总是企图把原来口述的痕迹抹掉。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把中断的世系接续起来,把缺失的祖先名讳补上。显然,这样的整理补充,大多带有后来编撰者的意图,很难保证不会失真。三、一些生动活泼的生活史资料,也因人为的加工,变为呆板的文字叙述,反而使不少有价值的生动资料流失。以至我天见到一些移民族谱,编修者的文化水平越高,族谱的文字越精练,文学修饰痕迹越重,其所保留的有价值的资料越少,就是这样产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