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七)  

2018-03-26 05:03:29|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为了重构家族的历史,族谱的编修者需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关于近世祖先的来历、迁徙和定居经过,以及家族盛衰的记事。比较起来,这件工作容易完成,这是因为,近世祖以来的历史,距离族谱编修者的年代不远,依靠人们的回忆所及,便能把历代祖先的事迹讲述出来,并以族谱中的传记、行状、墓志铭等形式的专文加以表现,有些则附在世系图表的个人生命资料中。

 

二是关于近祖与远世祖之间关系的追溯。比较起来,这件工作就难办多了。因为远祖距离族谱编修者的年代久远,近世祖以远的祖先,不是依靠回忆所能查清的。这样,将远代祖与近世祖系谱之间连接起来,便只有通过编修者之手,以所谓的"考据订正"手段,重新进行"附会"嫁接来完成。

 

刘志伟分析说,明代广东许多地方家族编修族谱的时候,往往把本地的口头传统和士大夫的书写传统糅合起来,通过附会远代祖先,把口传的祖先系谱与按照书写传统建立起来的系谱连接起来。为了把家族的世系向前推衍,并附会历史上的名人世族,需要通过"考据订正",重新编造出能够把近世祖与远代系连接起来的世系。这方面的记事内容,往往以族谱序跋的形式来加以表现。这些族谱序跋,文字或长或短,或简或详,或真或伪,或出于口碑相传,或妄抄公私史籍,或为信史实录,或为荒诞不经。

 

四川移民家族后代在编纂族谱时,情况与广东地区相类。所不同的是,在四川根据口头回忆所能追溯的远祖,其时代要比广东地区更迟一些。如果说,在广东地区,明代后人最多能够回忆到宋代的祖先,那么,在四川,清代移民后裔们所能追溯的祖先,最远不会超过明代。

 

据此可以判断,在四川地区,一般移民族谱所追溯到的明代以下的祖先事迹,应该说主要就是通过口述回忆来建构的;而在明代以前的祖先世系,应该说就属于编修者自我"附会"来完成的。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四川族谱,大多通过序跋文字,把自己在四川的开基祖同历史上乃至先秦时代的某个名人的世系连接在一起。他们所使用的手法,正如同广东地区的修谱者一样,主要就是由编谱人,具有一定文化知识的后裔,通过牵强附会的"考据订正",把自己近世祖与历史上某个名人的世系相嫁接。

 

对照这些分析,这部《陈氏族谱》在记述自己家族历史时,也是完全按照这一模式,由以下三个层次来构建的:第一层,基础史事。本部分主要内容是,通过对迁川开基祖以来家族的繁衍分支的记述,来展示家族在川的创业过程和发展历史。其表达形式,主要为家族全体成员的生命资料(包括对756个挂名家族成员的名讳字号、出生时地、卒年葬地等的记载)、宗支图、宗祠规约、17位知名家族成员的记事、寿文等等。这部分史事的来源,主要是建立在口述回忆史料基础上,按照一定的格式,笔录为文的。

 

第二层,原乡世系。即从迁川开基祖以上,追溯至福建原乡始祖为止的18代谱系,详见下表:

 

这部分谱系的内容,包括追溯历代祖先的世系、坟墓、宗祠、祖厝等。这部分资料来源,主要取材于原乡的族谱,推知其来源有二途:一是入川时随身携带有原乡族谱进来,二是修谱时派人回原乡抄录的。

 

第三层,远祖附会。这部分内容,主要以族谱序跋的形式来加以表现。这部《陈氏族谱》所能追溯的最远的祖先,是依据原乡族谱所载的漳平开基祖陈五八,据考其生活年代大约在宋末元初。本来,人川开基祖陈时安在乾隆三十八年(1773)的一篇题为"颍川陈氏族谱"的序文中,只是概略地提到自己姓氏渊源:"传于先代""赐自前朝"。并直言不讳地说:"吾族自闽省以来,未暇悉载"。但是,当时间过了90多年,轮到他的曾孙一辈人正式接手编修这部族谱的时候,几个有一定文化知识、具有"生员"出身的后裔,却不满足于这一笼统的说法,而是开始阐述起近世祖与前朝名人的渊源关系了。于是,在他们的序文中,众口一词地考证说,自己是"有妫之后",与周朝的"胡公满"有关。

 

根据一般谱牒的记述和相关研究成果的介绍,陈姓的渊源关系可以追溯到4000多年前的舜帝。据说,当初舜还是平民百姓时,尧帝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他,封他在妫水(今山西永济县境)居住,其后因以为姓,姓"妫氏"。由于舜帝被认为是当今陈姓公认的最早的先祖,而舜帝又姓"妫氏",所以说陈氏"皆出自有妫之后"。在商朝末年,舜的后裔妫满投奔周国,深得周文王的欢心。周武王起兵灭商后,另封妫满于陈,让他在那里统治陈国,国号仍然叫"",定都宛丘,以取代原来的陈国。妫满死后,谥号"胡公"。后来胡公满的后裔便以国为姓,于是,胡公满就成了陈姓的开山祖。显然,《陈氏族谱》的编修者,通过考证附会的方式,把自己的家族与中原陈姓的始祖胡公满衔接起来,意在攀附名人,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这种做法,从文化认同的角度是可以理解的,但从构建移民史的角度出发,则显然是不足信的。

 

由于族谱是通过前人口述回忆和编修者的编造构成的,其中自然少不了真实性与虚构性共存,自我认同与自我夸耀同在的情况,因此,在历史上遭到许多学者的非议,并得出"家谱不可信"的结论。颜师古在注释《汉书》时,还特别指出:"私谱之文,出于闾巷。家自为说,事非经典。苟引先贤,妄想假托。无所取信,宁足信乎!"但是,这种一概而论、否定一切的看法,也是不科学的。

 

70多年前,谭其骧先生在他的《中国内地移民史·湖南篇》的论文结尾部分,就曾经对族谱作过全面科学的分析。他认为,族谱是一个较为复杂的文化复合体,既存在着可靠的一面,同时也存在着不可靠的一面。所谓可靠的一面,就是指族谱能满足移民史研究的需求。

 

谭其骧先生认为,移民史研究对于族谱的使用"在乎其族姓之何时自何地转徙而来。时与地既不能损其族之令望,亦不能增其家之荣誉,故谱牒不可靠,然惟此种材料则为可靠也"。移民史研究的对象既然包括"族姓之何时自何地转徙而来",那么,从构建移民史的需求出发,族谱自然是最有价值的资料。因为,族谱既是家族成员对家族历史的一种追溯性的总结,是以家族所经历的人和事作为记录对象,建立在回忆基础上的关于近世祖以来的家族迁徙的记述,由于时间、地点"既不能损其族之令望,亦不能增其家之荣誉",所以,其态度必然是严谨的,所记内容大部分应该是写实性的,可信度较高。

 

历史学家罗香林教授在20世纪30年代,首先将族谱资料应用于客家学研究,为论证客家的历史源流和文化提供了成功的典范。他总结说:"客家研究,自其社会组织、与其人之体质特征言之,自当以至其地为实际调查,与进行其地之人种测验,为主要对象。然自其历史发展,与其种姓之传演言之,则除为实地调查与测验外,仍须就其各姓谱乘,而为分析归纳。盖不如此,则不足以明其上世迁移转徙之所由与其种姓遗传与演进之所在。"

 

与此同时,谭其骧先生还认为,族谱也有不可靠的一面,这集中表现在:"谱牒之不可靠者,官阶也,爵秩也。皇帝作之祖,名人作之宗也"。也就是说,不可靠的一面仅在于附会官阶、爵位、名人。不少学者也指出,家谱中存在的攀附显荣、扬善隐恶是其最大的弊端,最不可信。尤其是在族名中表现出来的姓氏郡望的趋同倾向,"言李必陇西,言张必清河,言刘必彭城,言周必汝南"。这些文化现象,只有把它作为隐藏在族名背后的文化意识(如中国人浓厚的宗族情感,普通民众的文化认同意识)来探讨,才是有意义的。而如果把族谱上这些攀附显荣的名人、官位爵号都当成是真实的、可靠的,就会犯常识性的错误。

 

既然族谱的编纂者在追溯家族历史时,一般都是站在家族的立场上进行的,由于受一定的思想、意识、观念的支配,尤其是涉及编造近世祖与远世祖世系的关系上,又难免不掺杂一定的虚构(包括夸耀、附会)、隐讳的成分在里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是从研究移民史的需要而利用族谱,在对待族谱中所涉及的"远祖系""祖先官爵"等问题时,也必须相当审慎,正确的态度应该是:"谱牒有价值,又有缺陷、有局限,所以谱牒可以用,必须用,但应是有考证、有鉴别地用。"

 

由此看来,当我们为着探寻移民运动的来源(包括其后的迁徙历程)而翻阅并利用族谱资料时,不能不多花一些心血、多费一些笔墨。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