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八)  

2018-03-27 05:02:42|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第二章 敢问乡关何处

 

各种不同性质、版本的族谱,虽然为后世指点了通向原乡的迷津,但是,仅凭族谱留下的线索,并不一定就能保证原乡与定居地之间畅通无阻。因为,这些线索还需要经过进一步查证核实。欲走进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还得爬一些坡、跨一些坎。

 

一、西蜀望岭南

 

时下,寻根热热遍全世界,不分国界的人们,埋头于故纸堆里,在又黄又脆的纸片上寻找祖先留下的蛛丝马迹。他们想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从尘封的往事中走进自己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土地。许多移民家族的后裔,明明知道自己的祖先来自外省,却不知该到何处去寻找原乡。这就像在一个陌生的"时空隧道"面前,找不到人口,即使钻了进去,也难以找到出口一样。

 

然而,对于这个福建迁家族的始祖--第一代移民的、陈时安来说,情况却不是这样。因为,原乡明明白白就在自己心中,思念是无穷尽的,他不是"不大愿意回乡",只是"有家难回",迟迟没有把回乡提上日程。

 

陈时安在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撰写的一篇《颍陈氏族谱序》中,明白无误地说:"吾族自闽省以来,未暇悉载,但即延平府贡川迁于龙岩州漳平县永福里蓝田乡,建置宗祠,祠宇相传,约有十余辈......缅想故都,其祖功宗德,未尝不依依若接焉。爰立族谱,以俾后裔知闽省与蜀邦两地,同源共本。"

 

在这里,他把对原乡的缅怀,以及移民与原乡之间的关系,表述得十分清楚。在陈时安看来,闽省是自己的"祖功宗德"之地,是生他养他的"故都";而蜀省则是眼下安身立命、繁衍子孙后代的乡邦。如果说闽省是他的第一故乡,那么,四川则成为他的第二故乡。闽省与蜀邦虽然相隔数千里,但隔山隔水不隔情,二者血缘相通,"同源共本"

 

可是,谁又料到,自从乾隆十七年(1752)告别原乡,携家前往四川以来,闽、蜀两地竟然成为天壤之隔,想要沟通两地之间的联系却是十分困难的。虽说在他离开原乡14(17521766)之后,最终在四川省潼川府三台县柳林坝定居落业,但是与他同道来川打拼的兄长、同为第一代迁川移民的陈辉胤,却于当年命丧黄泉,葬身异乡,永远回不了故土。情的谱序时,原乡像磁铁一样,深深地吸引着他这个背井离乡20年的游子之心,以至他再也按捺不住对原乡的眷恋和向往之情,终于在4年之后,即在乾隆四十二年(1777),毅然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回原乡去"省墓"

 

所谓"省墓",就是祭扫在原乡的祖宗坟墓。这对于远在外地的移民说来,可算得上是一件头等大事。例如,有一个同是清初由龙岩州迁川的移民,名叫陈儒玉,在壁山县卜居有年,"辟荆棘,垦田园,构祠堂,营舍宇,规模粗具,聚族以居"。有一天,不知怎样触景生情,思乡心切,突然感情爆发,以至极度悲伤,大哭起来。弟侄惊问其故,他说:"先人坟墓在闽,岁时缺祭扫,吾安能觋然食息于此。"于是,他决定急促治装,归闽营祭。后来,他果然返回老家扫祭祖宗坟墓,并且还把祖父母、父母的骸骨一齐迁来壁山改葬。自此之后,他每天早晚都到祠堂洒扫焚香,连一天也不敢忘。他的感人事迹,后来被采编进县志,并由县的守臣亲自为他写了一篇传记,他死后,这篇传记就刻在他坟墓前的石牌坊上。

 

按照同为福建移民陈儒玉的话来说,祖宗先人的坟墓远在福建,每年春秋缺少祭扫,我怎能在四川过安逸日子而不感到害羞!由此推知,陈时安当时作出返回原乡"省墓"之举,其心境也大体不过如此。

 

陪同陈时安踏上返回原乡之路的,是他的第5个儿子陈兆泗。陈兆泗是在陈时安迁入四川后出生的,这时已年满24岁。由于在他之前的4个哥哥都是从原乡福建走到四川来的,所以这一次陈时安决定带上这个在四川出生的儿子,去见识一下原乡的世面,体验一下闽蜀旅途的艰辛与困苦。陈时安父子这次返回原乡,除了拜省祖宗祠墓之,还顺便将他父亲陈璧书、母亲林氏,以及嫂子李氏的骸骨背负回川。在由闽至蜀的数千里旅途上,自己亲人的骸骨必须是亲自肩挑背负,不得雇人挑担的,陈兆泗为此付出了巨大的辛劳,其困苦之状可想而知!

 

这次原乡之行,虽然慰藉了移民心中长期郁积的乡愁,但却化解不了闽蜀两地之间由于地理阻隔和历史变迁所带来的巨大障碍,以至在这以后,原乡与移民地之间的沟通不是增强了,反而日益减少了,最后竟至于音讯断绝,消息渺茫。于是,外迁的游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失去了与原乡的一切联系。这种情形,恐怕在四川的移民家族中并非偶然。

 

为什么陈时安返回原乡省墓之后,蜀闽两地的联系日渐减弱呢?

 

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受定居型迁移的制约,四川移民疏于与原乡保持经常联系。移民离开原乡,向外迁徙,依居住方式的不同,可以分为暂居型和定居型两种类型。由于居住方式的不同,移民与原乡的亲疏关系,自然也会有所差别。以陈时安所在的福建地区为例,据田野调查资料显示,明清以来,闽南地区(包括原泉州、漳州二府所辖之地)的人口向外移动不仅规模大,而且几乎从没有停息过。人口移动主要沿两个方向进行:内地与海外。向海外移民的人,大多是"出外谋生",具有"暂居式"移动的特征,并非永远离开家庭的迁移。一旦积聚了一笔钱财后,仍旧回归原籍,与家人住在一起。因此,这种类型的移民大多维持着同原家庭的各种关系,保留着与原乡发生密切关系的机制。

 

而向内陆移民的人,大多是举家一次性迁移,或分阶段连续迁移,以定居为最终目的。这种定居性的迁移,很少回迁。此类移民通常很快从原家族中分蘖出来,并在移民地逐渐繁衍成为新的独立家族。因此,定居型迁移的本质特征决定了这类移民只可能与新的家族维持各种关系,而难于与原和原家族保持长期性、经常性的联系。

 

四川正是清前期岭南百姓向内陆移民的典型目的地,绝大多数移民的最终取向都选择了在四川定居,并重新繁衍为与原乡关系疏远的独立家庭。在这种情况下,它必然不具备海外移民所采取的"暂居式"移动的本质特征,因此,相对于海外移民,在四川定居的内陆移民,先天里就缺少了一根与原乡保持密切接触的纽带。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