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十二)  

2018-04-03 05:04:39|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十二)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依次人川的新移民在落户到某一个具体地区时,由于人生地疏,必然面着更为强大的土著势力和众多的竞争对手。为了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与复杂的人文环境中求生存,立住脚,他们不得不动用一切有利的社会资源,求图"荫以自庇",得到当地社会名望家族的支持与保护。在这方面,元末明初以来从麻城孝感乡迁来的老民--土著居民,无疑最能当此重任。一方面,由于他们人时间早,资格老,"他们长期在四川的经历形成的对四川的认识与经验,已融人当地社会的现实,都使其在后来的移民面前,具有更多的物质和精神优势"。另一方面,他们不仅人数多,而且素质高,人才辈出,人文荟萃,颇多世家望族。明清以来他们中产生了不少名人,在光绪《麻城县志》卷24《耆旧·流寓》上,辑录了明清时代先世由麻城入蜀的3"以文章功业震耀当时,洵足增光梓里"的名人:第一位是明代状元杨升庵,第二位是明代思想家来知德,第三位是清代康熙朝的户部尚书张鹏翮。这些都在无形中提高了麻城孝感乡在的地望声,誉,以至形成"麻城孝感乡"这块牌子,在清代的社会上事事都觉得高三分。

 

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有些移民出于同其他省籍移民竞争社会资源的需要,在入籍之初,便把自己某世祖先说成是来自于麻城孝感乡。其中,又以湖南籍移民居多。由于在历史上,湖南、湖北同属于湖广行省,称得上是"大同乡"。尽管清初已经分设湖南、湖北两个布政司,但在民间人们仍然习惯以湖广来称呼。由于历史上有这层渊源关系,所以湖南移民很容易把自己纳入湖广圈子,视孝感乡为故乡的标志,进而融人麻城孝感乡籍中去。而来自麻城籍的土著旧家,为了壮大自己在当地的竞争实力,也可能以"大同乡"为旗号,大事招纳湖南籍的移民归属在自己麾下。总之,不管属于哪种情形,冒籍发生在湖南移民中间,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据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田野调查表明,当移民在入籍某地时,往往会编造一个来历清楚且有社会名望的开基祖,以便以合法的身份,登记为政府户籍管理下的"编户齐民",而不致成为"化外之民"。这种情形,在封建王朝实行严格的户籍登记政策,尤其是明清王朝实行的里甲制度下时常发生。能够在政府的户籍管理下,为自己取得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有头有面的合法开基祖的身份,对于移民家族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有了它,就等于使所有的宗族成员共同享有一种身份证明的资格。于是,以后宗族不但可以向其他人炫耀家族历史,提高家族声望,在地域的竞争中取得优势的地位,而且,还可以使用祖先的名义开立户籍,购置土地,登记纳税,参加科举考试,以及享有其他需要"编户齐民"身份才能合法享有的权利。这样,户籍制度与宗族社会相结合,使户籍自然就被视为宗族的一种重要的文化与制度性资源,甚至成为一种社会身份的标签。

 

正因为冒籍可以带来如此之多的实际好处,所以,不仅湖广籍移民有意冒籍麻城孝感乡,而且其他一些势单力薄、同样需要"求荫自庇"的省籍移民也会这样做。至于冒籍的方式,主要就是通过人籍编造一个来历清楚且有社会名望的开基祖,然后再以纂修宗谱、镌刻墓碑等手段将其合法化。久而久之,他们的后裔就会把冒籍当成事实,甚至一代代地传承下去。这就是产生"麻城孝感乡现象"的历史成因。由此可知,在今天以麻城自居的家族中,既有真的出自麻城孝感乡者,也有有意假冒者;既有入川始祖的祖籍原本不明,无根可寻而从众附会者,也有因时间久远,弄不清祖籍而牵强附会者。总之,虚虚实实,真假莫辨。

 

时过境迁,当年许多家族的祖先冒籍以求荫求庇求利的经历,已经成为尘封往事和历史记忆之后,作为他们的后裔,由于历史上种种真假莫辨的原因,仍然众口一词称自己祖籍是麻城孝感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过分拘泥于其祖籍的真实性。这是因为,一方面,在我们这样一个重视讲"籍贯"的国度里,对一个有着"湖广填四川"这样大"换血",以及其后频繁发生省际人口大迁移的区域说来,我们既不能忽视"籍贯"问题,也不必拘泥于"籍贯"。随着岁月的流逝,现代社会中人口的流动更为自由,人们原有的"籍贯"早已被冲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对于现代社会的人说来,"籍贯"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意义,只是一个"亦真亦幻"的代号,模糊不清的影子。

 

另一方面,今天许多移民家族的后裔在把麻城孝感乡当成自己的祖籍时,并不一定再与某种实际利益相挂钩,而更多是出于一种文化上的认同心理。正像艾芜那样,他的祖籍原本是湖南,但长期以来却执著地把麻城孝感乡视为故乡的一种标志。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他是那样充满深情地追思麻城孝感乡,显然他已经把孝感乡"内化"到灵魂之中,麻城孝感乡已成为他自己心中的天堂--神圣的移民故乡和永远的精神家园(详见第二篇)

 

在中国移民史上,一个省区的移民把祖籍来源归之于某一具体地方的现象,不只四川存在,至少在全国共有8处之多,由此形成了中国寻根问祖的八大朝宗圣地:山西洪洞大槐树、苏州阊门、江西瓦屑坝、湖北麻城孝感乡、山东枣林庄、广东南雄珠玑巷、福建宁化石壁村、河北小兴州。这些移民圣地的形成时代有别,被公认的地域范围各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是存在于不同地域的人们心中。他们之所以能在一定地域内煽起人们的思乡念旧、寻根问祖的激情,并成为人们的精神生活中的神圣殿堂,是一定地域文化长期积淀的结果,是经过长期历史检验而形成的。

 

因此,蕴含在省籍背后的,更多是一种文化认同现象。具体到四川而论,由于自明代以来湖广人就是这一区域人口的主体,湖广文化一直占据优势。处于这种人文生态环境中,人们把麻城孝感乡视为自己的祖籍,更多只是一种象征意义,其所表达的是对一方地域文化的心理认同。探寻祖先来源,叩问"我从哪里来?"这是人的最基本也是最质朴的精神需求。当人们众口一词称自己来自同一个移民故乡--湖北麻城孝感乡的时候,一股由"麻城情结"油然而生,通过共同故乡这一精神纽带连接而成的巴蜀地域文化精神,得以黏合凝聚在一起,并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这正是近300年来,在巴蜀文化这棵根深叶茂的巨树上,所结出的移民文化的丰硕果实。

 

如此看来,在四川人心中,麻城孝感乡这个祖先生活过的遥远的家园,虽然几百年来口耳相诵,代代相传,但是,一当落实到地理坐标上,把它作为祖先根源来寻找时,它又显得那么神圣,那么渺茫,那么可望而不可即,难免不使人产生有根难寻的感叹!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