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二十六)  

2018-04-22 05:07:24|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二十六)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五、内因剖析

 

以上统计资料只勾画了一个趋势,显得有些枯燥。这里不妨再举出一些闽籍移民迁川的具体实例加以补充,以见当时迁川潮流之一斑。

 

世居漳州府南靖县隐溪的陈氏,与大岭下的陈时安相距不远,山水相连。在康熙五十五年(1716)后,隐溪陈氏举族200余家,计2000余口,由闽迁蜀,落籍金堂。陈氏来金堂后,主要聚居在城厢镇及祥福、大同、玉虹和绣水各乡,赵镇及官仓、栖贤、三星等地次之。

 

世居龙岩州小池社(今龙岩市新罗区)的吴见其,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留子在龙岩"永承宗祀",挈妻及5个儿子由闽人蜀,其中:3子迁居叙州府富顺县下南路尹市坝置业;子迁居昭化、广元及双流;子名吴中旌者,定居于潼川府三台县观音场(今三台县西平镇)"独创鸿基""子孙繁盛振振焉"

 

世居龙岩州大池村(今龙岩市新罗区)的陈儒玉兄弟,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挈眷入川,定居于今重庆市璧山县。在分析该支陈氏迁川缘由时,文章作者特别记述说:"方是时,公昆弟四人,从昆弟二人,皆同爨,内外数十口,田庐不能赡。闻蜀土广人稀,乃谋挈家迁焉。"

 

世居南靖县梅林村的魏氏,自乾隆朝开始100年间,共有23个支系入川,分住于四川的9个州县,其后该族后裔又有人迁往彭县、郫县两地落户,总计分布在的11个州县。原籍南靖大溪之南的张氏家族,清初"来蜀数百家,州祠凡三",以至在四川形成一个"溪南"派,"言溪南,所以自别也"

 

以上这些迁移行动,均发生在陈时安兄弟迁川之前。其所举的龙岩州、南靖县,与陈时安所居住的大岭下村近在咫尺。由于这些外迁行动,动辄举族、举家由闽迁蜀,无论其规模、声势、影响,都称得上是一次壮举,相信在当地一定曾掀起过不大不小的波澜,因此,它对于其后陈时安的壬抉择必然也会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

 

就在陈时安兄弟迁川的同时,在由闽至蜀的路上,可能还有与之同行的家乡人。根据今重庆市大足县徐顺天提供的福建漳州《徐氏族谱》记载,原居于漳州府龙岩州溪口县万安里徐氏家族二房的徐美周,时年40岁,偕同28岁的妻子韩氏,携带长子,用箩兜挑着一儿(6)一女(半岁),与三房的徐美昌,于乾隆十七年(1752)九月初四日起身移居四川。此行6人,后落业大足、安岳等地。

 

这里的溪口县即今溪口圩,地处今龙岩市的方,是万安乡政府的驻地。该地与陈时安兄弟居住的岭下村,同属于清代龙岩州管辖,徐氏与陈氏应该算得上是"小同乡"。二者迁的情况颇有些相似:徐氏上路为6人,陈氏为7人;迁年代,同在乾隆十七年(1752)。如果陈氏迁的时间也在九月的话,说不定这两姓人还会成为赴川道路上的同路人。

 

上述实例告诉我们,在当时全国各省区移民迁川浪潮中,福建省闽西地区,尤其是陈时安所在的龙岩州,是当时最为集中的人口输出地之一。

 

为什么闽西地区会成为清初以来福建移民的主要外迁地?在闽西地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家族,有如岭下村的陈氏那样,辞别故里,跟随这一潮流移居四川呢?

 

我们知道,任何一次大规模的移民外迁活动的形成,总是内部的推力与外部的拉力共同作用的结果。清初以来闽西人口之所以大量外迁,从内在原因分析,主要是由于闽西人口的剧增与耕地不足、生存空间日窄的矛盾所引发的。

 

众所周知,福建地形的特点是山丘多,平原少。中山(海拔800)和低山(海拔500800)约占全省面积的75%。高丘陵(海拔250500)和丘陵(海拔50250)约占15%。平原仅占10%。因而全省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

 

就地形而论,闽西北山地包括武夷山北段和杉岭;闽西南山地包括武夷山南段。由武夷山山脉派生的许多高山,作北东一西南走向,遍布在闽西境内。以上闽籍人移民的迁出地,几乎都在中山地区,境内高峰海拔多在1000米以上。详见下表:

 

张光宇:《闽客方言史稿》,第91页,南天书局1996年版,台北。

 

闽西地区由于山岭重叠,耕地较少,土壤贫瘠,生存空间十分有限。这点,在清代以来闽西地区的一些地方志中多有论述。如称:汀州府有"汀独在万山中"之说,府属地区"重岭叠冈,云雾萦绕,土壤硗薄"。其中,宁化县"叠嶂驶流,控带雄远......山延袤百里,而高二十里";长汀县"叠岭崇冈,山多于地,田瘠而艰水";连城县"复叠万山之冲,舟车四塞之地";上杭县也是"岭嶂重叠"。漳州府属地区,依山傍海,山多田少,"地土瘠薄,堪种禾稻仅十之四五,其余仅属沙碛,止堪种植杂粮地瓜而已。即晴雨应时,十分收成,亦不敷本地半年之食用"。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马先富教授依据闽西地区地方志资料,对清初以来闽西地区的人口数量和平均密度作了具体的统计,较为直观,与上引地方志的文字结合起来阅读,对了解移民迁出前的生存环境颇有参考价值。兹按照以上闽西地区统计口径转引如下: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受地理条件的限制,闽西地区山多土少,人口密度并不能反映人均耕地的占有实际。就以龙岩州所辖漳平县和龙岩县为例来作一个具体分析吧。

 

上表所列清初漳平县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336人,低于表中所列闽西各县,是否可以得出该县耕地与人口之间、的矛盾不尖锐的结论呢?

 

事实恰恰相反。据新编《漳平县志》记载,漳平的地貌属低山、丘陵类型。全县有千米以上的山峰400座,其中标有山名者217座。按自然状态和使用情况,山地占全县总面积的835%,耕地仅占4%。依据历史资料所提供的记录看,明正德七年(1512)全县居民4951户,32583人,耕地9427753亩,人均占有耕地29亩。嘉靖十五年(1536),由于行政区划的变动,全县实存3439户,33432人,耕地6622078亩,人均占有耕地198亩。到了清代,随着人口的剧增,在从雍正十二年至道光十四年(17341834)100年间,该县人口由12180人猛增至137181人,以一繁十。在这种人口增长而耕地维持不变的背景下,人均耕地占有面积则只有048亩。

 

龙岩县的人均土地占有情况,手中虽然没有清初的现成资料,但孔永松教授在一篇论文中却举了20世纪20年代的数据。这些数据虽然出自20世纪20年代,但它却是清代以来闽西人口与土地矛盾持续尖锐的结果。该文指出,"闽西是个地少人多的山区"。以龙岩县为例,可耕地只占全县土地面积的1054%,可耕地中用于耕种的只占8334%,共计282989亩。按农业人口平均,每户只能摊得946亩,每人仅21亩。详见下表:

 

除了地狭人稠这一根本因素之外,频发的自然灾害也是迫使闽人远徙四川的重要原因。据研究,明清之际我国开始进入第4个灾害宇宙期。随着人口的大幅度增加,灾害也日渐频繁。福建本来就地处热带、亚热带地区,气候炎热,时常爆发大规模的流行性疾病甚至传染病,亦是瘟疫常发之地。清初以来,在福建境内多次发生瘟疫(详见下表)

 

于鬼神。为了躲避瘟疫等重大传染性疾病,原本为生活所迫的闽人,只得远走高飞,于是,包括遥远的四川在内,一时间皆成为他们向外迁徙的目的地。

  评论这张
 
阅读(9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