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三十三)  

2018-05-01 05:03:16|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三十三)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二篇 迁移篇

 

根据路牌文字可以知道,此项"搬眷回籍"申请的办照过程如下:第一步,需要本人与相关证人(媒人和邻居)联合俱结,向当地官府"禀请路牌",即提出请照的申请;第二步,官府接到禀呈后,需要经过进一步核查;第三步,核实结果,情况属实,方才由官府发给路牌。

 

这件路照从乾隆四十一年(1776)提出申请算起,到乾隆四十四年(1779)二月发给路牌为止,前后用去了3年时间,当时地方官府控制之严、办事效率之低由此可想而知。尽管颁照的乾隆四十四年"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已告结束,但作为沿途通行凭证的印照,其申请手续、功效以及基本格式,应该说是一脉相承的。

 

大体说来,在雍、乾时期,尤其是在乾隆朝时期,由于外省移民涌人四川数量过大,官府从有利社会稳定出发,为了控制人口流量,对于人川移民照票的审批发放与查验,逐渐趋于严格。例如,雍正五年(1727)六月,前任四川巡抚马会伯上疏说:"楚民人川落业者,定例令地方官给与印照验放。近有自湖广、福建、江西、广东来川者,竟无执照可验......伏乞敕各省督臣:凡人川穷民,务令各该地方官给以印照,到日,验明安插。"七年(1729)三月,户部议定:"令各省将实在无业穷民,愿往川省开垦者,给与印照,与先经查验覆到之各户,一体安插。如无照之人,除在川各有生业准其编人保甲外,所有游手之民,著即查明,令回原籍。"乾隆八年(1743)十月四川巡抚纪山上疏:"除有亲族可依,来川帮工为活者,令各省地方官给以印照,使彼均有稽查。其无本籍印照者,各该管关隘沿途阻回,毋使积聚多人滋事。"十年(1745),川陕总督奏称:"凡赴川之人,本省给照;无照,阻回。"

 

今天在一些族谱上,仍可见到当年许多外省移民家庭围绕入川照票所发生的若干趣事:

 

例如,在四川泸州,有一个叫李文兴的移民,原居于广东长乐,雍正五年(1727)同三弟李文光一道人川。在泸州定居10多年,于乾隆初年回粤探亲,为了把在家乡的五弟李文元带回四川,专门向川省地方官府申请办理了手续,"开路票与弟"。后来,由于广东连年发生旱灾,未能及时成行,于是,李文元只好把路票交给父亲李君旺使用。最后,父子商议,凭着这张路票,一起迁到了四川。明明是开给弟弟使用的照票,最后竟然由父亲拿着它进了四川。虽然有人票不符的嫌疑,但是仍然成功地抵达目的地。

 

雍正五年(1727),从福建永定上路的66名客家人,准备取道湖南,前往四川,投靠早已在那里落业的亲属。在路过衡阳县时,被当地官府关卡留下盘问。结果,当这批人拿出各自持有的证明文书,包括"原籍门牌""川省粮票"以及"亲属书信",交呈查验后,予以放行。

 

这里所说的三件证明文书,"原籍门牌"是人川耕种人在原居地的户籍身份证明;"川省粮票"即亲属在四川纳粮完税的证明,是判断人川耕种人是否有地可耕的凭证;"亲属书信"即在川亲属的邀请信,是判断当地是否需要劳动力的凭证。三者至关重要,不可忽略。

 

这里没有提到当地官府发给的路票,可以有两种理解:其一是,人川人除了持有路票外,还需另外呈报这三样证明文书,只有证照齐全,方才可以通过沿途关卡;其二是,没有入川路票,单凭这三种证明文书,似乎也可以过关。

 

按照常规,在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了人川路票,所过州县关隘就应予放行,不得阻拦。但是,由于在清前期迁川民人批次、人数太多,有些地方官府在一个时段内,为了控制人口大量外流,对即使持有路票的民人,也硬性给予劝阻。例如,雍正十一年(1733)来自广东龙川县的客家人结队赴川,途中受到当地官府的阻拦。迫于无奈,他们只得公开张贴"告贴"进行抗争。该《赴川民人告贴》称:字告各位得知:我等前去四川耕种纳粮,都想成立家业,发迹兴旺,各带盘费,携带妻子弟兄安分前行,实非匪类,并无生事之处......近来不知何故,官府要阻绝我等生路,不许前去。目下龙川县地方处处拦绝,不容我等行走。思得我等若人少,他们必不肯放我们,亦不敢同他们争执。但是我等进生退死,一出家门,一心只在四川。阻拦得我们的身,阻拦不得我们的心肠......我等各自谋生都在朝廷王土,并不是走往外国,何用阻拦?......总之,我等众人都是一样心肠,进得退不得。

 

"告贴"中提到,他们是"前去四川耕种纳粮"的,表明他们申请入川的理由充足,符合"依傍"请照的条件;但却在迁川途中遭到"处处拦绝"。在这里,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提到这批人是否拥有人川路票。不过,从他们敢于以"告贴"的方式与官府理论的举动中推知,他们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可能正因为怀中揣有官方发给的路票。

 

何况,在当时广东地方普遍存在"滥给照票"的情况下,像他们这种"进生退死,一出家门,一心只在四川"的人,要搞到一纸照票是不困难的。因为,乾隆时期有的官员上疏指出:在当时广东移民人口集中输出地的惠、潮二府及嘉应州的属民,就存在着"挈眷人川过多"的情况。正因为当地"滥给照票"现象普遍,所以他并要求饬令各州县,今后"不得滥给照票"

 

那么,是否没有路票就一律不准迁川了呢?

 

其实,也并非如此。例如,在雍正五年(1727)政府设置关隘、严令阻拦民人人川之时,闽粤绝大多数移民入川,并没有领取路照。正如有官员奏称说,真正"请领照票者不过百分中之一二"。加之定了规定,许多基层地方官员并没有严格认真执行。鉴于南方人川的民人过境人数与日俱增,有的省的地方官生怕严格执行规定,会引发移民闹事,反而不利于当地治安皔稳定。如有官员奏折称,如果硬性执行政策规定,对途经贵州,无票入川的福建、广东和江西等省民人,凡未持有照票者,"一概遵例勒令回籍",只怕稍加阻拦,"数日之内即至盈千累百"。雍正年间,长乐知县在一封奏折中,也对一起入川事件的处理情形作了这样的呈述:近有人川民人一起,300余人结伙同行。该县亲往劝谕,"各众啼哭叫号,并称皆有祖父兄弟在川,前往团聚,俱不肯回"。虽然尽力劝阻,发给路费、船只,但是俱不肯受领。后来,该县"以彼等非同罪犯"为由,听其前往,结果好说歹说,只劝回11人。

 

由此可见,在当时迁川移民浪潮面前,沿途官府大多网开一面,即便是无照者,也准其上路。后来两广总督看到其势不可阻挡,又奏请"无业贫民,携眷入川,不必强禁",以至到了乾隆中期,四川总督阿尔泰鉴于川省荒地认垦无余,奏请朝廷禁止各省贫民继续人川,要求严饬"沿途关津,查无照票者,即行阻回"。但是,得到的答复是:"此等无业贫民,转徙往来,不过以川省地广粮多,为求口食之计,使该省果无余田可耕,难以自赡,势将禁而不止。"结果,阿尔泰的奏请未被采纳。当朝皇帝既然持这种放纵态度,沿途官府也乐得顺水推舟,大开绿灯。于是,外省移民人川的大门从此被彻底打开了。随着乾隆中期以后外省移民迁川的失控,凭照入川的制度流于形式,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功效与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