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二十一)  

2018-04-15 05:04:36|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二十一)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一篇 原乡篇

 

其后,福建学者蒋炳剑以畲族地区的调查资料、李默以梅州地区客家人的调查资料为依据,分别探讨了客家人先祖使用"郎名"的习俗和来源依据。综合他们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在畲族和来源于汀州府的客家人祖先中,确实存在过排郎名的习俗。

 

如在畲族一些姓氏中,祭祖时,不同姓氏的祠堂陈列的香炉有5只或6只之别,以显示各姓排行的不同。排行的目的在于序长幼,死后载人族谱。排行按同姓年龄的长幼,以村为单位,由族长或祠长排,每年排一次,一般在农历二月十五或八月十五祭祖后进行。男女都有排行,男称郎,女称娘。蓝姓以大、小、百、千、万、念6个字辈分,6代一循环。排行在历史上还起着辨认同族人的作用。因蓝、雷、钟的排行有6个字、5个字和4个字的不同。若问:"你的毛竹是几开?"答:"六开。"就表示蓝姓排行的大、小、百、千、万、念6个字辈。若问: "你的毛竹从上剖还是从下剖?"即问排行是头一轮的顺序,还是下一轮的顺序。若答"从上剖",表示答者的辈分就高,便会受到热情接待。

 

而根据梅州客家方言区的调查表明,客家人的族谱载其祖来自汀州宁化石壁村者,其祖先大多皆有"郎名",才有排名之俗。如丘氏在福建宁化石壁村居住时,历代均有"郎名",而如梅州之后,一样取有"郎名",其排序为"仲、伯、千、万、念"。又如嘉应州雷氏始祖念一郎、念七郎,原居福建漳州府漳平县居仁里,宋理宗时迁居程乡,为雷氏始祖。由此可见,排"郎名"的习俗,存在于闽粤赣边的畲族和客家人祖先中。"郎名"的命名是一种习俗,要举行一定的法事仪式来取得,此名要人死后才能使用。从客家人的族谱看,粤东地区的"郎名"有的在明初已经没有,大部分是在明代中叶以后消失的。

 

不过,在有的粤东迁川的客家族谱上,也留有类似的证据,只是由于在川后裔大多不明起源,不解其意,往往被认为荒诞而加以删除,由此在谱序上留下某种痕迹。例如,有一户原籍广东嘉应州长乐县的钟氏家族,在迁川后所撰修的《钟氏族谱》上,有这样的记载:"以上十世,系宋末元明之际,天下鼎沸,人民避难。或讳姓以郎称,或习术以法名。我祖之称郎称法者宜也。"

 

在同样"自粤迁蜀"的《万氏族谱》上,也对其远祖中出现""号殊不可解:"(粤谱)记云太始祖号一郎,妣曾氏生三子。长千五郎,次千八郎,三千四郎。二世祖小九郎,妣陈氏,生三子,长辰郎,次一郎,三赵郎。又云三四五世皆遗失不可考,而即此可考者,亦觉荒唐难信。夫始祖一郎生三子,并无小九郎,何Ir9,-世又为小九郎?小九郎生三子,何以次子一郎又与始祖同号?必无是理。况仅称为郎并无名讳,愈见所传之谬。此以讹传讹者宜删云,不可列于谱中。"

 

源自闽西汀州府贡川的这支陈氏家族,在宋末元初迁居于漳平县永福里、居仁里这些当时的畲族聚居区后,开始在祖先中出现使用"郎名"排行,直至明代中期以前为止,这一现象正是上述畲族和客家人祖先中独特的"郎名"命名习俗在该地区流行的例证。

 

至于该支汉人家族迁入畲族聚居区后,为什么要改从当地习俗,使用"郎名"排序?可以有两种解释:

 

一种是汉人"被迫遵从畲俗"说。运用罗香林先生在半个世纪前的旧说,即"欲求性命安全",不得不在郎名的排行顺序上遵从畲俗。至于是否向当地的畲族巨阀敬献贽礼,并不重要。结合当地流传的"陈姓与畲族共建一个祠堂"的传说,可以看出,这支来自于中原的汉族人,与当地畲族之间的关系十分不错。很有可能是,该支陈姓为了在当地长期生存,不得不与当地畲族建立良好的关系。当然也不排除互相通婚的关系。前文提到的陈姓与畲族共建祖祠堂的资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另一种是畲族"主动同化"说。随着经济文化开发活动逐步向畲族地区深入,一些向慕"汉化"的畲族,在被汉族同化的过程中,首先把自己祖先依托附会为闽西最著名的望族。于是,也不排除他们将自己的世系"粘附"在陈雍的某支后裔下面的可能,以证明自己来源于汉人血统,从而加入到了陈氏家族的行列中来。

 

总之,不管是主动说还是被动说,都只是一种推测,一种假设,是否成立,还需要大量资料来加以证明。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在陈氏家族的族谱上,发现如此多的祖先均有"郎名"的现象,结合当时当地的具体环境,皆可证明,该支陈氏家族与畲族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关系。现在,有不少的学者主张,客家民系的形成,与畲族关系十分密切。有学者还认为,现今的"客家人""客家、话",原为畲族人民对进入其生活天地的汉人、汉语的称呼。"客家"的名称之所以"粘附"在闽粤赣一带的新兴民系身上,正是因为"汉畲两族大量而且集中通婚的结果"。检视这些学说,我们面前的这支自宋末以来由贡川南迁至蓝田的陈氏家族,不就正好为这种主张提供了一个生动典型的例证吗?

 

当年这支陈氏家族所生活居住的永福里蓝田乡,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了畲族、闽西客家与闽南族群关系互动的演变轨迹:由最先处于畲族与客家的交汇地带,继而又处于客家移民东向与闽南移民共同开发的博平岭边缘地带,最后再被闽南话所同化。他们原本是来自于漳州府客家的渊薮之区,但是由于长期受闽南文化的影响,误以为自己讲的话与梅州、海陆的客家话不能相通,就是闽南话,久而久之,这里的人就通通讲闽南话了。这种情形与台湾的"漳州客"在客家语言上的失落过程是十分相近的。

 

事实上,在漳平这一地带的方言,虽然总体上属于闽语闽方言系统,但又明显受到客家方言的一些影响,具有闽南方言向客家方言过渡的特点。现在这些地方流行的方言,虽然具一种介乎于闽南与客家话之间的过渡性质,它基本上是闽南话,但却跟厦门话、漳州一带的闽南话不完全相同,这一点在陈氏家族所处的边缘地区永福,表现尤为突出。这种现象或许可以借用谢重光所提出的"畲族、客家、福佬族群长期互动关系和双向文化交流"的观点来加以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