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姓渊源

娄毓阁的博客

 
 
 

日志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四十一)  

2018-05-12 05:03:57|  分类: 陈世松 大迁徙 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四十一)

 

原乡篇(陈世松 大迁徙 湖广填四川历史解读 《百度文库》)

 

第二篇 迁移篇

 

在先期人川未能亲负祖骸的移民中,唯一可憾的机会就是,让随后迁川的家庭成员,继续完成负亲骸来川的重任。如来自广东长乐的林氏家族,在长兄于雍正五年(1727)迁来四川后,为了弥补自己匆匆上路,来不及背负祖骸的遗憾,又于雍正十三年(1735),令其弟林汉电"携长子并父母金骸,由粤上川"。至于人川后委托他人回广东将祖宗的尸骸运来四川的,也不失为一种了却心愿的补偿方式。

 

有一位名叫白昆生的客家老人,近年来受家族的委托,专门住在成都主持新修族谱。该白氏先祖最早是从康熙四十九年(1710)从广东和平县迁来四川的。由于走的时候来不及携带祖宗遗骨,在川定居下来后,派后裔回乡索取。白昆生先生根据搜集的口碑资料,为我们讲述了围绕回乡索取祖骸所发生的趣事:

 

据四川方面白氏后裔逐代相传的口碑资料称,回乡的四川宗亲在原籍宗亲的同意下,把老祖宗的遗骨分为三份,一份让四川宗亲带走,另两份留在老家安葬。这次重修族谱,才得知此中情况还有另外的说法。1999年广东和平县白氏宗亲来川寻亲时,转述老家长房子孙的口碑史料是:老祖宗白日康公的墓在和平,当四川派人来索取时,本地宗亲坚决不同意迁走部分遗骸。反复协商无果后,四川宗亲便采取了""的方式,选择一个深夜把墓穴挖了一个小洞,当伸手去取时,外界似有响动,为了不被发现,匆匆抓了一个人头骨及一段臂骨,连忙""走。次日发现坟墓被盗时,却有一信留在墓中,信中表示歉意与无奈,祈求宗亲鉴谅等语。后来,在1994年,葬在四川金堂县三星镇的白日康公墓有一次被掘了一个洞,洞内确有上述头骨及臂骨,子矛遂仍将其放人墓穴中掩埋。事实证明了广东口碑资料的可靠性。

 

以上实例表明,客家人确实是汉民族中极重""的一个民系。当他们不辞艰辛向西部边远的四川盆地作长途迁徙时,仍念念不忘把祖先的遗骸随身带走。即使因故来不及带走祖宗遗骸,事后也要千方百计派人回去索取。索取不成,甚至不惜去""

 

客家人这种习俗,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与客家民系自身艰难而独特的迁徙历史紧密相连。正是由于客家民系艰难的心路历程造就了一种无所不在的危机意识,使得客家人每当背井离乡经历迁徙漂泊生涯时,都会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祖先同在的做法,随时把祖先的骨骸装进自己的行囊之中。这样做,既是危机意识的流露,更是寻求迁徙途中的精神支柱、方便日后定居祭祀的需要。

 

对此,有论者作了如下精辟的阐述:

 

(客家)先民第一次背井离乡的时候,由家族中的长子或其他男子掘开祖先的坟墓,拾起残留的骸骨,装在随身携带的陶罐里,担挑肩背而行,因为他们清晰地认识到此一去不知何日是归期,为了与祖先永远在一起,为了便于日后的祭祀,更是为了让祖先在迁移过程中能给他们生存以鼓励与力量、给他们精神上的支柱,他们掘祖先墓的勇气战胜了礼制不能掘墓的传统思想,以另一种形式诠释着"......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孝道。此外,在漫长而毫无结果的艰苦跋涉中,客家先民披荆斩棘、风餐露宿,尽管团结奋斗、自强不息,仍不可避免地会有老弱病残者往往倒毙于迁徙途中。对于无家可归的南迁之民来说,迁徙的特点导致生者安无定所,死者亦无葬身之地,于是第一次埋葬草率而匆忙,这在他们看来是对祖先的极度不尊重。所以,等到安定下来之后再寻找途中亲人的骸骨,带到新居地进行隆重的二次葬......

 

以上议论,虽然是针对客家先民而发的,但对于客家民系形成以后,当他们再次离开家园远徙四川时,虽然机遇有所不同,但在面对漫漫旅途的心路历程却是大同异的。

 

在移民的行囊中,除了捡束有族谱、祖骸等物品外,有的还将自己祖宗的画像、神主牌位以及香炉携带入川。

 

例如,原籍广东长乐县黄浦村人张衍祯,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携妻及3个儿子,随亲戚10余家,男女50余人从广东出发,踏上迁川之路。在随身物品中,还携带有其先祖、明代赣州参将张道聪的画像一张。该画像原为家族供祀之物,人蜀后一直保存下来,现仍完好地珍藏在其后裔、重庆市隆昌县大建村张仕同的家中。据记载,这张画"虽纸质有些脆朽,但经过装裱,仍然十分清晰。主人时不时还要挂出来,让人观赏,以表示客家人那种敬宗尊祖的传统美德"(见第227页图)

 

笔者在赴荣昌县考察时,在张仕同家堂屋的白墙上,亲眼见到了这幅祖宗画像,画像质地脆朽,有的地方几乎是将一块块碎片粘贴在红布上。根据图中人物形象和衣帽穿戴推测,主人公所处时代可能为元末明初。细研张仕同家保存的《清河族谱》,发现其中有乾隆五十三年(1788)国学张碹撰写的一篇介绍张道聪行述事迹的文章。从这篇文章的记述可知,原来张道聪不仅是张氏家族的显祖,而且还是南方地区有名的矿山保护神。由于张道聪自幼武艺超群,力大无比,善用一条钩镰,但却在矿山遭到诬陷,身陷囹圄。后来由于当地官府不能弹压私开矿山的"贼王",便将张道聪从监狱中解出,让他前去平定。张道聪出狱后,因为带兵平"",有功于朝,被授为赣州府参将。从明至清,"(张氏)同宗孙侄辈多图其像以祀之,至今不衰"。不仅如此,"即在东、西两广,凡矿山无不以矿神祀公""乾隆初年,川南嘉定一带的铜厂亦曾有人立公神祠",俗呼"张爷祠"。可见,他实际上成为了从事矿业开采的南方移民的共同崇拜对象。又如,原籍湖南永州零陵的彭三遵及妻高氏,在"湖广填四川"中,携长子承举、次子成章及其妻室,离别彭氏家族,与其他人蜀民众结伴而行。离湖广时,全家还背着"彭氏门宗圣公大郎、二郎、都督三郎"三尊神像。行至途中,彭三遵不幸染病去世,高氏及子、媳在河边将其火化,收骨灰于瓦罐肩背而行。不料,在过江时一不小心,把"都督三郎"神像掉入江中,剩下大郎、二郎神像由长子承举背着,父三遵骨灰由次子成章背着继续前行。他们夜宿祠庙、岩屋、山洞,取石支锅,拾柴做饭,沿途历经艰辛,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始达南充县东境万家沟。据彭氏后裔、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彭邦炯撰文介绍,该彭氏在南充万家沟定居下来后,高氏及子还将途中带来的这两尊祖先神像及彭三遵骨灰,暂放在沟边小河东山上的一座名叫金田寺的小庙中供奉,一直到土改时拆庙前神像都还在此。

 

再如,在今成都市龙泉驿区长安乡石碾村罗家新祠,至今供奉着一个香炉,据说"此香炉为祖婆上川从广东原籍带来,供奉至今"。该罗氏人川始祖为罗玉钦,迁川时间在乾隆十九年(1754)。如此,这个香炉距今至少保存了250年。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